淹没在满山遍野杜鹃花中!「合欢山群峰」健行之旅

读着太鲁阁国家公园网页的介绍:北俗称合欢山北峰,海拔为3422公尺,是合欢群峰中的最高山,山形圆润平缓;接近山顶的稜线上,竖立一座巨型的反射板;山中遍布苍翠的冷杉森林,春夏时分则无处不是缤纷的花海……。启程我此次出游,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最要感谢的是结伴同行的友人从旁鼓励。若非身为行家的他提供资讯,我可能就此错过今年观赏红毛杜鹃花海的最后机会,亦虚度一次难得的假期了。这次的登山行,在友人的行程规划下,也顺利于两天之内,拿下了三座百岳:合欢北峰、合欢东峰与石门山。我一则开心一则感动,更重要的是,增强了我走向山林的经验与信心!合欢山的红毛杜鹃,花期在每年的五月至六月,六月底花期结束。此行出发前简单做了功课,惊喜地发现竟有机会赶上红毛杜鹃花期的尾声!然而行前一周连绵大雨,往合欢山的台十四甲线道路坍方,部分路段的路基被掏空,能否成行,一直到了行前三天都还是未知数,只能默默等待。还好天公作美,不但雨停了,给予抢修的机会,再次查询时,无论是县道和此行要走的都顺利开放。前往合欢山北峰需要办理入山申请,我们来不及线上申请,就在途经雾社的南投县仁爱分局办理入山,然后再将入山申请投递至翠峰派出所即完成。出发前再次查询气象,实在太幸运,两天的旅程刚好是夏至时分,全台湾省气温飙升至最高37度,而我们恰好上山避暑!合欢山的天气则界在阴天至阵雨之间,并没有遭遇大雨的可能性。从酷暑难耐的平地,循着公路蜿蜒而上;摇开车窗,冰凉的空气钻进车内,瞬间暑意全消,还不时觉得,哇,好冷喔!来到了热门的打卡点武岭,与前来的观光客一同排队,拍照留念。 2019年6月21日在武岭留影  此行入住滑雪山庄,在松雪楼办好入住后,时间大约下午四点,距离晚餐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们决定在晚餐前走一趟合欢山东峰。东峰上过一次高山但没有高山症症状的我,原以为能立刻适应高海拔的气压。走上东峰阶梯步道,才没几步却气喘吁吁,直觉得不可思议。友人教我放慢步伐,喘时即停下脚步稍作休息,又替我揹水袋减轻负担,如此一步一步,我调匀呼吸,渐入佳境。路上偶遇下山的山友,互相打招呼,我不免心想,这阶梯彷如天梯,抬头望不到尽头,我能攀上顶峰吗?专注在呼吸上一会儿后,我忘了这种自我怀疑的想法,心情渐渐轻鬆,就这样,成功征服了无止尽的阶梯步道,登上了东峰。起雾的山上视线被阻挡,在一片灰白的云雾背景之前,留影纪念。此行第一座百岳:合欢山东峰从东峰下山,行走于雾气瀰漫的玉山箭竹之间望向下山之路,心情顿时轻鬆起来。下山时约五点,路上巧遇出来觅食晚餐的台湾省噪眉和酒红杜鹃,皆为台湾省特有种鸟类;牠们似乎不怎么惧怕人类,专心觅食。台湾省噪眉头上有白色线条,背部羽毛是灰色与蓝色,身材比鸽子稍小,而酒红朱雀的身材比麻雀小,母鸟是褐色的,较怕人,绕过我们,飞向旁边的箭竹林,公鸟则是一身艳丽的酒红色,丝毫不惧怕人类,从我们的脚边,不以为意地三两步跳上阶梯,与母鸟会合。  台湾省噪眉(摄于合欢山东峰)酒红朱雀(摄于合欢山东峰)过夜在松雪楼用过晚餐,回到滑雪山庄。山庄里入住了一团长辈山友,热闹滚滚。我们抵达山庄时,其中的阿公团员们在二楼放置氧气机的休息区,正忘情地喝个开怀,酒酣耳热,满脸通红。我心想:「他们明天真的有精神爬山吗?老人家的生理跟我们年轻人不太一样呀!」稍作休息后,因滑雪山庄的热水器温度始终达不到65度C,再加上气温低,我决定放弃洗澡,换上乾净的衣服,和友人到山庄外观赏星空。合欢山光害少,夜晚天空晴朗,星斗满天,山庄外此时抬头正见射手座、天蝎座、天秤座,往另一个方向可见熟悉的大熊星座。「再晚一些,半夜两三点出来,一定会看到清晰的银河」我说。一夜很快过去了,在闹钟还未响之前我们已甦醒,关掉电毯电源,开始为本日的登山行做準备。   北峰前一天我们已稍微研究过有关西峰是否可成行。海拔图、步道图、路程估计、天候,在在显示要往返西峰有很大的难度,尤其我这个登山初手,本不该有此奢望。去程的陡下等同于回程的陡上,高度相差三百公尺,途经原始林地,上上下下,非常不好走啊。所以我心里只盘算完成北峰任务,顶多能一望西峰的入口过过瘾就满足了。车停在小风口的停机坪,前往北峰健行的车辆多半都停在这里。车上多了三名搭便车的乘客,是昨晚与我们同一间通铺寝室的年轻女山友,她们揹着重装,打算到小溪营地去扎营,看来是要挑战西峰了,不做一日单攻,在山上露营过夜,然而其中有两个人身体状况不佳,我们后来在北峰路上都没有遇到她们,是不是撤退了呢?从小风口步行到北峰登山口,山头已被杜鹃花染红。本日并不算大好天气,于登山口与友人合影后,开始迈开步伐,我揹着自己的水袋,行动粮则是友人帮忙揹。阴天,云雾笼罩着山头,海拔较低处视野较佳,愈往高处、愈接近山顶,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视线都被云雾所遮蔽。前行抑或着原地踏步?还未抵达山顶,脚步就不能停歇。 与友人在北峰、西峰登山口前合影在距离登山口不远的步道两旁,即可见到大片的红毛杜鹃,登山客与游客们忍不住拿起相机拍照,霎时路上就塞车了。不一会儿,步道开始爬升,石阶梯愈形促狭,两旁的玉山箭竹茂密地向步道刺出它的枝叶,冷杉、红毛杜鹃,以及其他各种高山植物花卉夹道而生。走在这里,与迎面而来的回程旅客错身不易,所以不能暂歇,只有调整呼吸,往上,再往上。随着我们的脚步,步道两旁的地形逐渐开阔,仍是箭竹、杜鹃与冷杉交错的自然景观。一路上升,则逐渐不见杜鹃,冷杉也变得矮小 。进入登山口不久后即可见到步道两旁开满红毛杜鹃走在冷杉、箭竹林与红毛杜鹃之间的促狭步道从登山口走到1K的位置时,感觉已过了很久的时间,特别是,我记得才走到0.2K,我就觉得走了好久;这种感受,究竟是因为前面的路段特别陡,还是因为刚启程,身体仍在调适当中,我自己也不得而知。北峰从登山口的2950M,抵达山顶的3422M,共爬升了将近500M,但实际上走起来并不十分辛苦;时而需要走阶梯,而大多时候是走在土石步道上,两旁生长着一大片、高度在膝盖以下、一丛一丛翠绿的玉山箭竹。较陡的路段则经常是踏在片岩上或着粗大如大地的血脉的树根上。保持着顺畅的节奏,往片岩上一蹬,就能轻鬆抬起身体;相较于东峰走也走不完的人造阶梯,委实轻鬆许多。出现在眼前的指标写着着名的地标「反射板」到了。「反射板在哪儿?」我的视线跟随着友人的指尖望去,在浓浓的灰色云雾里,看见反射板露出它珍贵的一角,随即又隐没云中。我以为,这神秘的反射板是只可远观,旅途结束回到家查了资料,才晓得根本是浓云密布完全遮住了它的身影,使得我站在它面前却也完全看不见它。 海拔较高处已见不到红毛杜鹃和冷杉,只剩玉山箭竹。登山客于此留影。  风,愈发强劲了;云雾不停流动越过稜线,掠过我们的头顶。难以想像,台湾省平地此时是30度的高温,海拔3000公尺以上的我们,正处在约摄氏10度的环境;加上阴天,强劲、夹带溼气的冷风不停吹拂,体感温度约是7度。我与友人从头包裹到脚,头巾、包住脸颊与鼻子的围巾、帽子、里外共三层衣着、手套,如此才能保持头颈不受风寒,降低感冒和高山症的机会,而路上则见到不少游客对高山环境不甚了解便上山,头部裸露任凭冷风吹,这样是非常容易受风寒生病的。在即将抵达北峰之前的指标往天銮池与北峰的岔路口,我们稍作休息,补充些水分和行动粮。北峰的山顶开阔,此时如织的登山客错落在这一片平缓的山头,瞬间热闹起来。只是风仍强劲,要找到暂时无风之处并不容易,大家都躲在箭竹丛边。说来这风也是善变得可以,本来此处无风,坐不到五分钟便感觉风又吹来了,逼得人不得不起身离开。在此补给水与粮是个好决定,剩下的0.2K彷彿身旁吹过的云一样,咻一下就过去了。我们抵达北峰了!   登顶来到山顶,看到什么了呢?最明显的无非是那块牌子了,写着「合欢北峰3422M」;另有一块小型的牌子也镂刻着同样的字,可手持。我与友人各单独拍了一张,另合影一张。此外?云雾笼罩,四周的景色是看不见的啊,也因此拍出来的照片是以灰白色的天空作背景。至此,心情大感舒畅,成就感十足,脸上的笑容是真的,用自己的体力、汗水换来的,怎假得了!我与友人在合欢北峰合影留念踌躇着是否往西峰去,我们与其他登山客一样,一边稍作休憩,放鬆心情,补充饮食,一边也内心摆荡不定,时而彷彿听见从别人口中传来:「要不要去西峰……」这样的话语在冷空气中迴荡。眼见着往西峰的路上有一对情侣轻装走回来,友人上前询问得知,再往前约0.4K处即可见到西峰陡下的入口,以及可怖的峭壁。我们看时间尚早,此时约上午10点40分,「不去西峰,但看一下入口总无妨吧。」在我们朝西峰前行约莫数步的距离,一名团体的嚮导便追上来,告知我们现在去西峰为时已晚,劝我们不要前往,再怎么样最晚12点一定要返回。在山上,山友们彼此留意照应,令人倍觉温暖。 所有的登山客都在山顶休息补给往西峰,我知道只能看看不能走,脚步便有些个沉重,除了情绪作用,另有一点是,我有些饿了。眼前的景象是一片带黑的灰云,绿色的植被反射着土褐色与墨绿色。我们向前走了几十公尺,右手边来到峭壁处,一个铺着鳞片般石砾的坑,跌下去必死无疑,与左手边如铺着一张绿色的玉山箭竹地毯的山坡相较,显得惊险可怖。狂风不停把云雾从峭壁洞口捲上来,看上去好比恶魔族或地狱族的入口,冒出可怕的烟。再往前走几步,终于来到了西峰的入口,「好陡的坡啊!」不免惊叹。地上钉着绳索,必要时得拉绳索下去,我在此处拍了一张照,心想:「来日一定要挑战你。」刚才那位好心的嚮导此时带领团员抵达,他们陆续从陡坡走下去,不知他们会扎营吗?从另一头出去再搭接驳车吗?还是下去立刻返回呢?他们精神饱满,一个个,两三步走下陡坡,好像扑通跳进水里那样,不见了。我们返回,渐渐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 西峰入口不远处的断崖峭壁下去就通往西峰  神的花园此行最值得的,莫过于见识到何谓神之花园:北峰的红毛杜鹃。上山时,我们曾驻足拍摄,而下山时,由于步履轻盈,心情愉快,加上光线视角的不同,分外觉得这杜鹃花开得满山满谷,令人讚叹。再次补充行动粮和能量饮,感觉饱足后,我们便数次停下脚步,走入花丛间,拍照,或坐着好好欣赏。放眼望去,粉红花丛,一团一团的,依偎在山谷的怀抱中。绿色的箭竹和娇小的冷杉与她为伴,遍布山坡。白色云雾缭绕,风吹拂,花影若隐若现。朝近看,一小朵一小朵的杜鹃花,彼此紧紧相依,开满了一树。尖形的花瓣朝外绽放,花蕊挺挺地向外吐露。凋萎的花朵皱缩成褐色的一小撮,与豔丽盛开的紫红花形成对比,使得山间的花海或粉、或紫、或橘、或褐,颜色丰富,目不暇给,一大片多彩多姿的自然美景。矇眬的云雾像彩带一样偶尔飞过,景色更加活泼多变。浓密的花丛以她族群的生命力,在此恣意生长。来到这神之花园才明白何谓大自然旺盛的生命力! 下山前补充能量饮再上路 我站在满山遍野的杜鹃花海里站在高处的友人也被粉红色的杜鹃花簇拥山间的花海颜色丰富,目不暇给红毛杜鹃近照下山雾愈来愈浓,风愈来愈大,也开始飘起了小雨。见着了红毛杜鹃,捡到了百岳山头,为着健康着想,我们就不再依依不捨逗留了。再说,北峰走完,还有此行最后一座──石门山──等着我们去爬呢!石门山完成了北峰!现在就剩下平坦好走的石门山了。为了停车的问题,我们在石门山登山口耽搁了些许时间。潮湿的风逐渐增强,令人担忧,这一趟路想必将不会如预期的那么轻鬆!果真,上山后好像颳颱风一样,强劲的风不停吹拂。走在稜线阶梯上,我有两次脚步站不稳,身体被风吹得移动,而左手边下方就是公路,横切一条路上来便能直接登顶,因而心情十分矛盾,心想:「何必呢?」原来当初公路尚未修建之前,石门山也算得上是一座不容易爬的山,因此得入百岳之列。快快捡完山头,快快下山避风,抱着这样的心情催促自己,脚步跨大,速度加快,总算见到山顶了,合影一张便下山。完成了此行的最后一座百岳:石门山  尾声此行圆满达成。我这个初生之犊得到了人生的三座百岳:石门山、北峰、东峰。凡事都有第一次,我的第一次百岳健行十分圆满,山爬到了,花看到了,好不开心!若问下次何时再来?为了美丽的红毛杜鹃,明年我会再来造访──更早些来,还能看见玉山杜鹃。百花齐放,诸神的花园想必更瑰丽呢!此行北峰沿途,还见到了高山天池,其中有一座因形状相似,被称为「台湾省池」;以及各种高山植物,包括刺柏、台湾省冷杉、二叶松、假绣线菊、玉山小蘗、阿里山龙胆、高山蔷薇、玉山苦水贾、高山毛莲菜、法国菊、高山百合,相当于上了一堂高山生态课。高山天池。图片隐约可见一条细细的兽径连到天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