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了17501元出租车费的乘客出现时,你是对的。

被澎湃新闻记者朱林翼发现的酒醉乘客为出租车费“好牌”17501元。

(先前报道)“我看见他了。

”大众汽车司机余师傅说道。

9月2日下午2点左右,在宝山区大众出租车公司办公室,俞大师在工作人员的见证下,核实并登记了徐先生的身份信息,徐先生支付了17,501元的“付豪”车费,并将多付的钱退还给他。

在工作人员的见证下,余师傅(右一)将余额转回给乘客徐先生(左一)。

这一事件发生在8月29日清晨上海街头,由澎湃新闻记者朱义图报道。

根据出租车司机余师傅的记忆,29日凌晨2点左右,一名中年男性乘客在大浦路乘坐出租车。上车后,乘客坐在副驾驶位置。起初,他没有表现出太多的醉态,但他没有说太多话,总是打瞌睡。

然而,下车时,乘客将原来的54元车费付到了17,501元。

“错了,错了,错了。

”收到的金额吓了俞大师一跳。当俞大师发现车费不对时,他迅速转身下了车,在社区门口找到了乘客。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并没有“清醒”。

“我告诉他转会太多了,他对我说,够了吗?不够,我把它转交给你。

最后,他挥挥手,说我们可以明天再谈,然后他不理我,走进了社区。

”俞大师不情愿地回到车上,通过换乘记录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乘客,然后向公司报告了这一特殊情况。

直到8月30日晚,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大众出租车上得知,当天下午有人联系了大众96822热线,称自己是多付数万出租车费的乘客。

出租车司机余师傅给乘客留了言。

9月2日下午,额外的17,000元最终返还给乘客。

说到如何找到一大笔“丢失”的钱。

徐说,是微信打电话提醒他转账可能有问题。起初,徐先生以为是晚上的钱,但后来他意识到他误付了出租车费。

据徐先生说,那天晚上我开了一个晚宴。我喝了太多的混合酒,然后,正如许多网民怀疑的那样,我错误地输入了密码作为支付金额。

扣掉了原本的车费54元,在大众出租车工作人员的见证下,余师傅通过微信平台扫码给许先生转回了多余的17447元。扣除原价54元后,在公共出租车工作人员的见证下,余师傅通过微信平台将额外的17,447元转给了徐先生。

收到钱后,徐先生多次握住俞大师的手,向他致谢。

“当我联系大众时,我松了一口气。

“徐先生说他对大众汽车感到非常欣慰。

但还算平衡,出租车司机余师傅自己更开心。

“我心里一直很担心,怕乘客联系不上我。

俞大师说,他把手机号码留给了小程序中的乘客,一直在等对方回复。在剩下的时间里,他还把手机放在枕头上,以免错过对方的手机。

俞大师说这毕竟是别人的钱。当公司告诉他有人联系他证明他是涉案乘客时,他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今天不是俞大师的换班时间。为了及时归还乘客的钱,俞大师让他的朋友中午开车送他去宝山区的办公室。从俞大师浦东的家开车到他的办公室需要30多公里。

大众汽车租赁城东分店的业务负责人蓝翔告诉记者,该分店肯定会奖励和补贴司机这种不收钱而收钱的行为,同时也会进行广泛的宣传。

当第一次收到巨款时,微信支付平台给余师傅发了一条信息,“祝贺你完成了一个小小的目标!”俞敏洪今天告诉记者,“小目标”仍然需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